礼品网】

图片 1

近年来随着翡翠价格不断的攀升,其保值、投资的功能甚至越过佩戴的实用功能。在艺术品市场上,翡翠也是投资客和大收藏家们重点关注的对象。近年来,香港渐成高端翡翠拍卖的核心市场,而内地翡翠拍卖在北京保利等公司的推动下刚刚起步。但无论哪个市场,翡翠拍卖的无限前景,均被业界一致看好。

来自香港的拍卖机构皇廷拍卖15日携珍贵珠宝翡翠拍品“幸运之星”来到上海,这个起拍价将高达6800万元港币之上的翡翠项链吊坠甫一亮相,就吸引了不少沪上藏家的目光。

满绿玻璃种翡翠平安挂件

图片 2

图片 3

在博观拍卖春拍夜场《夜宴》的三十六件拍品中重现了十一件翡翠饰品,这十一件翡翠饰品件件通莹翠绿、厚重硕大、品相完美,是当今翡翠饰品中少见的精品,虽然只有区区的十一件,在当今珠宝拍卖会上也是不可多见的一批拍品。

香港苏富比2011年春拍天然翡翠配钻石项链

图片 4

2011年春拍,香港佳士得拍卖瑰丽珠宝与翡翠首饰专场中,一件品相完美的缅甸天然翡翠双蛋面戒指以962万港元成交,另一件长度达40厘米的缅甸天然玻璃种翡翠珠链,33颗翡翠珠直径12.7-15.8毫米,以722万港元成交。香港苏富比2010春季的翡翠拍卖中,一枚蛋面翡翠戒指拔得整场翡翠拍卖的头筹,以362万元成交。另一方面,内地的翡翠拍卖市场却一直未进入繁盛期,尽管在今年春拍北京保利举行了首届贵重珠宝专场,位列前三的皆为贵重的翡翠首饰,且这三件翡翠饰品成交价格均超过千万大关,但仅为62.59%的拍场成交率远不及香港珠宝专场拍卖的强劲势头。其他诸多内地拍卖公司的翡翠拍卖行情,甚至远远不如北京保利拍卖,惨淡的行情与香港相比,可谓冰火两重天。

满绿玻璃种翡翠大业有成挂件

各种类型的翡翠都以其特有的方式进行交易。在翡翠原产地缅甸,每年都将举办2
至3
次翡翠毛料公盘,各类翡翠的原石以明标或暗标的竞买方式被洽购,吸引了国内外众多翡翠商人的眼球;在内地的翡翠交易市场中,中低档价值的翡翠则在以云南瑞丽、广东揭阳、惠州四平的翡翠加工地,
亦或是深圳、北京的大型珠宝城、翡翠专卖店进行买卖。在这一平台上,时常也会出现一些高档翡翠的精品大件,但都价值不菲,卖家也常常捂盘惜售,所以仍以中低档翡翠交易最为明显。真正高端的翡翠成品大多仍然出现在拍卖市场上。如香港佳士得、香港苏富比及内地的如北京保利这类的拍卖公司举办的拍卖会上。

博观拍卖在2006年成立之初,就致力于高端翡翠拍卖,并且形成了良好的开端,但在后来一段时间里,由于翡翠市场的无序,加之国内翡翠拍卖市场不成熟,博观拍卖暂停翡翠拍卖而偏重于当代和田玉作品的拍卖,伴随中国内地珠宝翡翠拍卖市场的好转,博观拍卖又重回高端翡翠拍卖市场。

清宫翡翠拍卖过半未成交

图片 5

纵观近年来拍场出现的各类珠宝,最被亚洲人欣赏的还是钻石和翡翠。二者中,更容易把握的是钻石,它的品质和价格相对更透明,在世界范围内有广泛的受众和市场;而翡翠则是亚洲人的最爱,拍卖场上的翡翠以年代分为两类,一类是清代及民国的老翡翠摆件、首饰等,另一类是当代的翡翠首饰、摆件,其中清宫翡翠拍卖的行情远不及当代翡翠。

满绿玻璃种翡翠福禄挂件

翡翠从缅甸流传至我国约在清乾隆时期,当时多被用于雕刻吉祥物摆挂件或盖炉方瓶类的器皿,也有极少数材质绝佳的翡翠用于玺印的雕刻。在2010年10月香港苏富比秋季拍卖中,就出现了一对清朝嘉庆皇帝御制的交龙钮翡翠玺,以7906万港元的价格成交,位列清代宫廷翡翠拍卖价格排名第一。当然,在许多大藏家和行家的眼里,并不将翡翠玺印归入清宫翡翠拍卖的行列,其拍出高价也好,受到关注也罢,最重要的是它具有代表帝王行使权力的意义,至于材质或玉或石或木,并不重要,藏家看重的也非材质,而是御玺上附加的皇权威仪和文化内涵。清宫翡翠无论是色泽还是种水,鲜少能到玻璃种的,虽然当时开采的基本都是老坑的翡翠,但整体品质都不如现在开采的翡翠,这与当时翡翠开采的技术有关。当时的开采条件艰苦,工具简陋,所以翡翠藏品总体的质量也不及现在,且数量稀少,所以通常一场大型拍卖会上,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件清代翡翠雕件。

博观拍卖有着良好的的委托方资源及对高端翡翠品质的把控能力,从“夜宴——顶级和田玉、翡翠珍品夜场”中的十一件拍品就看出这一点,据博观拍卖有关负责人表示,博观拍卖将重点打造高端翡翠拍卖,每次数量控制在数十件之内,拍品的品质也控制在顶级收藏品档次,使之成为一个极具品质感的翡翠拍卖平台。

图片 6

北京保利2011年春拍清宫翡翠珠链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京保利2011年的春季拍卖会上,出现了一件优质的清宫翡翠珠链(又称黄仲涵翡翠珠链),以2300万元的高价成交,为史上价格最高的有清宫记载的翡翠珠链,它的背后还牵出一连串的收藏故事。这本是清宫旧藏的一串朝珠,在民国初年由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偷出宫外,20世纪初被北京著名翡翠玉石商人铁宝亭购得并改制成两串翡翠珠链,出售给了当时的侨商首富“糖业大王”黄仲涵。两串珠链分别被赠予黄仲涵正室所生的两女。1925年开始由黄仲涵的孙媳佛姬儿·简拥有,被其家族收藏近百年。项链的主体由30颗大小均匀的翡翠圆珠串成,颗颗硕大饱满,每颗直径均在13.29至13.43毫米之间,质地均匀,色泽翠绿浓艳,呈祖母绿色,晶莹清澈,光彩耀眼,显得异常雍容华贵。由于为清代朝珠改制,原本是以丝绳串结,所以圆珠上的穿孔要较当今制式大一些。

老坑玻璃种翡翠最受欢迎

在当下拍场上风生水起的还要数贵重的老坑玻璃种翡翠首饰。首先说顶级老坑,它是指年代久远、素以出产量大且质精而著称的石材坑口;玻璃种也比较好理解,如同玻璃一样透明的种水,它是翡翠最为的昂贵和稀有的品种。在宝玉石雕刻行业里,有这样不成文的规定:一块好料,最好的部位最先用于做首饰,其次是挂件,再次是摆件,最次的料用来做山子,老坑玻璃种翡翠少,绝大多数都用来制作首饰了。这种翡翠的色泽饱和度很高,浓郁而不灰暗,纯正而不偏色,鲜艳均匀,呈最高级之帝王绿,并且玉质细腻纯净,水头充足,透光性佳,晶润通透,带有玻璃光泽。最为难得是它产量稀少,在市场上极为罕有,用它制作成各种名贵首饰既顺应了高端藏家的需求也符合拍卖标的稀缺独有的特点,所以被很多资深珠宝人士所喜爱。

近年缅甸翡翠矿场高级翡翠的产量呈逐年下降趋势,老坑玻璃种翡翠更有如凤毛麟角,千金难求。一般翡翠只要拥有上述其中一项特点,便已属于高等档次,因此包含以上各项最佳特性的“老坑玻璃种”翡翠,无疑是最顶级、最珍贵的极品。如香港佳士得2010年春季拍卖会珠宝与翡翠专场上,拔得头筹的是一条罕见的老坑玻璃种翡翠珠链,以5666万港元成交。翡翠珠链向来是顶级翡翠珠宝的代表,要将有着顶级品质且配搭适宜的翡翠玉珠组合成一条颈链实非易事。堪称典范的翡翠珠链需要保证每一颗翡翠珠子色调的完整性和统一性,而要找到色泽均匀纯正,看上去是从一块老坑玻璃种原石上出产的数颗艳丽翠绿的翡翠珠的难度颇大。这条珠链色泽浓郁深邃,质地细腻,具有玻璃般的晶润亮泽,并配以完美的切割、抛光及打磨,实属难得。

香港珠宝市场稳定向前

今年香港春拍珠宝拍卖行情主要呈现出两个特点。一是成交稳定良好,创出许多新的纪录,香港佳士得2011年春拍珠宝专场以近7亿港元的佳绩完美收槌,创下迄今为止亚洲区单场珠宝拍卖的最高成交额,以及佳士得全球单场珠宝拍卖的最高成交额;香港苏富比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专场,也以4.17亿港元成为历年珠宝拍卖第二高的总成交。二是拍卖专场上出现了种类更加丰富、质量更加优秀的其他类别的宝石,并受到了藏家的重视。如香港苏富比一枚由宝格丽(Bvlgari)珠宝公司出品的27.67卡拉天然缅甸蛋面红宝石镶钻指环,以1746万港元成交。还有一枚极罕有之23.19卡拉巴西天然亚历山大变色猫眼石配亚历山大变色石指环,以1186万港元。这种高端宝石种类的丰富性和品质的顶级性,确实非内地拍卖公司的珠宝拍卖可以比拟。尽管香港两大巨头公司今春的翡翠拍卖没有过千万大关的顶级翡翠珠宝出现,但是整体行情依然稳中有升,成交率非常高,据统计,香港苏富比今春拍卖瑰丽珠宝与翡翠专场共有88件翡翠上拍,75件成交,成交率高达85%。

内地翡翠拍卖不及和田玉

2011年春季拍卖会上,作为珠宝行业里最受追捧的翡翠与和田玉,在拍场的表现上截然不同,内地拍卖公司多效仿香港,将翡翠与其他名贵珠宝同置于一个拍卖专场,一般翡翠数量占整场拍品的1/3左右。如北京保利春拍珠宝专场,共147件拍品,其中翡翠拍品数量在58件,32件成交,翡翠部分的成交额为55%,已是今年春季内地市场最好成绩了。而作为龙头拍卖公司的中国嘉德,则将翡翠首饰与田黄、寿山石等归为一类,放在“国石国艺翡翠”专场,共计62件翡翠拍品上拍,仅16件成交,成交率为25.8%,不足三成。

另一家专业进行珠宝玉石拍卖机构——北京博观拍卖有限公司春拍翡翠的成交情况也不良好。博观拍卖只拍卖珠宝,其他古玩字画一概不涉及,推出了7个玉雕专场和1个翡翠专场。而这一个翡翠专场则是与业界知名翡翠企业东方晓鸣携手合作,但拍卖结果到现在也未对外界公布,博观拍卖的官网上也无处查询,据资深业内人士估算其成交率可能不足20%,翡翠拍卖的惨淡景象可见一斑。

相比翡翠专场,博观拍卖推出7个玉雕专场,虽然拍品品质良莠不齐,但仍旧推出了一批当代玉雕大师的精品,如翟倚卫、崔磊、葛洪、蒋喜等。这些玉雕大师作品较受市场关注,如翟倚卫先生的白玉醉卧花荫牌以128.8万元成交。这三家是北京翡翠拍卖具有代表性的拍卖公司,其他未推出翡翠专场或未涉及翡翠拍卖业务的则不敷多言。

总体看来,虽然目前内地翡翠藏品市场火热,翡翠及赌石受到社会各界尤其是收藏界的广泛关注,但翡翠拍卖市场仍不及香港繁荣,这也是目前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门类中,内地市场落后于香港的门类之一。根据改革开放30多年来内地市场运行的一般规律,某个市场中的交易品类往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期货市场、股票市场、农产品市场都是这样,收藏品市场也无法逃脱这个规律。既然书画、瓷杂等品类的内地市场已经远远超越香港市场,可以预见的是,翡翠珠宝亦然。

相关文章